• 会员专栏
  • 会员名单
  • 会员风采
  • 演出培训
  • 品牌活动
  • 北京艺术基金
  • 演艺北京
  • 秀北京
  • 协会期刊
  • 演艺北京
  • 联系我们
  • 版权所有@2017 北京演出行业协会 Beijing Trade Association for Performances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技术支持: 中企动力

    雷竞技下载app:

    文化专刊

    期刊详情

    名家有约丨导演来访|托尼“大赢家”的“私房话”

    “这种以细微方式谈论宏大主题的故事,正是我的菜”

    时年53岁的导演DavidCromer如是说

     

    他指的正是获得11项托尼奖提名和10项大奖的The Band’s Visit(《乐队来访》)。故事讲述了一支埃及乐队在受邀去以色列演出的途中,错进了一个小镇。这部戏在外百老汇的首演即获得了2017年Obie Award,Lucille Lortel Award,以及New YorkDrama Critics Circle Award的最佳音乐剧奖。

     

    在此之前David Cromer已凭多部作品在外百老汇大出风头。然而Cromer的戏剧生涯并非一帆风顺,他的百老汇处女作Brighton Beach Memoir(《布莱顿海滩回忆录》)上演不久便“夭折”。振作后的他又执导了The Houseof Blue Leaves(《蓝叶之家》,2011),并参演了2014年复排的A Raisin in the Sun(《阳光下的葡萄干》)。

     

    Q&A

     

    Q:你的导演法则是什么?

     

    A:我有一些谈不上深刻的法则,我希望它们是比较实用的。

     

    我坚信导演的职责总的来说就是营造真实感。我做的所有决策,参加的所有会议,与演员、设计师,观众和空间的所有交流,都围绕着这个主旨。不只是一场戏而已,而是“这可能真的发生了”,让观众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在发生。这个道理很浅显,但是很容易忘记。

          

    导演职责的另一部分是做演员与戏的中间人,将他们牵引到一起,引导他们交织在一起,之后全身而退。接着,做演出与观众的中间人,将他们牵引到一起,引导他们交织在一起。然后最好也能在正确的时机全身而退。

          

    我很努力地让戏本身对我说话,告诉我它想成为什么样子,而不是我想让它成为的样子。虽然有时事与愿违,但每逢有人来问我的观点,我总是鼓励他们先考虑戏本身的需求,而不是导演的需求。我想这可能有点像育儿:你可以随心所欲为他们规划,但实际上得按照他们自身的发展来。

     

    Q:在你的职业生涯中,有没有犯过什么错误?

     

    A:我曾经犯过的错误是没有向队友们敞开。作为导演,你想要主导。当然,一定程度上说,拍板的从来都是导演,但是不听取意见、拒绝其他艺术家的投入是最大的错误。

     

    比如,去指挥舞美设计师怎么做舞台,去指挥演员怎么演,这会使所有人停止不前。你所要求的东西,他们纯粹出于专业态度交给你70%,但这不够,因为你什么都不让他们做。

     

    Q:在排练厅里你和演员的关系如何?

     

    A:过去的我会想好我要让他们做什么,然后开始告诉他们我想要这个戏怎样怎样。我觉得这绝对是一个年轻导演犯的错误。那时候我很年轻,出于害怕,或许也出于对演员的不理解——很惭愧的是,我也曾经是一名演员。

     

    现在我懂得:让演员给你东西胜过于你自己琢磨出东西。如果演员会带来自己的东西,那么你先听一听,注意看他们在做什么,然后试着把它和你想要的结合起来,再与他们探讨。

     

    我会这么说:“关于这个人,我觉得有这么几点很重要,我注意到你做了某某事,是和这几点相呼应的”,或者“我注意到你做了某某事,我觉得与我所想的相矛盾,我们来聊一聊吧”。

     

    Q:关于《乐队来访》有什么想要分享的吗?

     

    A:当编剧向我描述这个故事时,他基本上是这么说的:“情节就是这样——这些人来到这里,没什么可做的,他们就与当地人同住。”

     

    太吸引人了,我的想象有如脱缰之马。这是一个很波澜不惊的小事,但是相当美妙。

     

    这种宁静才是我们生活中重大事情发生的地方。通常来讲,如果我们幸运的话,我们的生活并不会充满着轰轰烈烈、疯狂而“抓马”的事件。但愿我们也不需要在一场灾难性的疾病上耗费很多时间。大多数情况下,我们按部就班地度过每一天,然后重大事情就这么发生了,只是我们经常没有意识到。

     

    这才是我喜欢做的戏。我是做着契诃夫的戏长大的,所以我总是在寻找像契诃夫的东西。

     

    Q:未来有什么计划?

     

    A:我正在为Williamstown Theatre Festival(威廉姆斯镇戏剧节)导演一部Adam Rapp的新剧,叫做The SoundInside(《内在的声音》),将于六月下旬开演,主演是MaryLouise Parker(饰演一位常春藤教授)和一个叫做Will Hochman的年轻人(饰演一名优秀的学生)。这个本子很棒。

     

    我之前知道Adam是一个剧作家,却不晓得他还是一位颇有建树的小说家。在这个作品中,戏剧与短篇小说的界限十分模糊,所以它显然不是一部戏剧——但并不会让你觉得不合宜,认为它不应该出现在剧场。

     

    这种形式很吸引我。这将是一种在剧场中欣赏美丽散文般的体验——与散文中作者的心声发生亲密互动。它很有挑战性,也令我惶恐。它是一场冒险。它是一个新作品。它凝聚了一切令我感到恐惧的事。